当前位置: 首页>>教师读书>>阅读思考>>正文

找回最初的教学之勇气

——《教学勇气》读后感


更新时间:2015年12月18日   文章作者:潘晓红   来源:白姆乡中心小学   点击:[]

选择这本书,是因为大夏书系推荐。然后,看了许多评论,有人说,这本书很好,值得一读;也有人说,这本书是翻译来的,不好读。别人的经历永远无法替代我的思考,因此,我决定好好读一读它,希望会与书中的作者有直面心灵交流的机会。真正手捧此书之后,又觉得很多时候心游离于书外。因为当我真正翻开它,才觉此书内容不易理解,需要专心、投入地边读边想,边想边读。

翻开帕尔默教授的《教学勇气》,首先吸引我的是这样一段话:“我是用心的教师。有时在教室里我忍不住欢喜。真的,当我和我的学生发现可探索的未知领域,当我们面前展现曲径通幽、柳暗花明的一幕,当我们的体验被源自心灵的生命启迪所照亮,那时,教学真是我所知的天下最美好的工作。

然而在另一些时候,教室却如此毫无生气、充满痛苦和混乱——而我却如此无能为力——此刻的所谓教师就像无处藏身的冒牌货。于是敌人无处不在——那些格格不入的学生,那些我自以为熟知的学科,还有那有赖此业谋生的个人苦衷,都与我作对了。

这本书适合这些教师:他们体验过快乐和痛苦的时日,而且其痛苦时日承受的煎熬仅仅源自其所爱;本书适合这些教师:他们不愿意把自己的心肠变硬,因为他们热爱学生、热爱学习、热爱教学生涯。”

回想自己这十多年的教学生涯,当初选择这行,是因为喜爱,随着年龄、阅历、经验的增长,我也体验过许多的快乐和痛苦。如此想来,我想这书是适合我的。我爱学生,我体会过在课堂上师生精彩的配合,有着因心灵的撞击而产生的教与学双方都感受到的欣喜;也有一堂课下来,自己都久久回味之时。那样的时刻,就是觉得天底下最幸福的职业莫过于教师。然而,也有面对自己的学生,面对眼前的社会、家庭各方面的力量,无法扭转的时候;面对学科教学、个人魅力与死板的课堂完全背道而驰的时候;面对外部的“教学要求”常常使得我们心灵失落,激情消退,以致于无心教学,失去了教学的勇气的时候。那是一次次身心分离之苦。

当我们感到内心恐惧时,一开始笑容灿烂的脸上慢慢愁云满布,需要用严肃的甚至是可怖的脸孔来杜绝学生的“得寸进尺”,用强势武装着自己。站在高高讲台上,我们用自信、强势、傲慢迎对着学生,用“肃静、整齐”要求着学生,我们更能接受一片鸦雀无声一人独唱主角的课堂,也无以容忍一个充满对话略显嘈杂的课堂,我们有时宁愿去忽略那些来自地狱的学生以求精神的集中和课堂的流畅。我们总在以或这或那的方式让学生“怕”教师,并以一种近乎傲慢的方式扩张着,“以至于人们很难看在它背后的的恐惧,除非人们能记起傲慢经常掩盖着恐惧”。

“在《教学勇气》中,帕克帕尔默带领着教师,为重新点燃教师对人类最困难最重要的教育事业的热情,进行了一次心灵之旅。”在书中,作者介绍了自己30年来在教学方面的探索,举了这样一个例子说明,他教过成千上万的学生,参加过很多教学研讨会,观摩过其他老师的教学,阅读了不少教学著作,反思了自己的经验,也积累了一大堆实实在在的方法,但是每逢走进一个新的班级,好像一切又都重新开始。这些问题常常使他惊慌,而他对这些问题的反应,尽管随着岁月的磨炼,表面上圆滑老练了,但实际上仍感力不从心,像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一样摸索着。

30年来,他努力探索教学技巧,但上的每一节课似乎都会遇到同样的情况的:我的学生和我,面对面地进行一种古老精深的、被称之为教育的交流。但他发现,教学技巧虽能应付,但是仅仅靠技巧是不够的。当与学生面对面交流时,唯一能供我立即利用的资源是:我的自身认同、我的自我的个性、还有身为人师的“我”的意识——如果没有这种意识,我就意识不到学习者“你”的存在。

“当与学生面对面交流时,惟一能供我立即利用的资源是:我的自身认同,我的自我的个性,还有为人师的我的意识。”的确,教师以职业要求回应生命之需,当教师找回了真心真我,教师就有勇气保持心灵的开放。教师以敞开的心灵启迪学生的智慧、提升学生的生命价值;教师以敞开的心灵开放曾经害羞的课堂;教师以开放的心灵聆听多种声音的激荡与碰撞。于是,一颗真实、开放的心灵,为教师树立了能在学生内心默契共鸣的教学威信。

如此,唤醒自己沉睡的激情,无论爱的过程是愉悦或是痛苦,我都要把爱献给孩子们,用心来教,因为孩子值得我们付出。特雷莎修女说过:“我们做的从来不是大事,只是用大爱做小事。”是啊,失落的心灵回归精神的家园,舒展、静息,教师的生命意识才会觉醒,我们才有勇气、有能力圆融自我的人生。

上一条:教育就是习惯的培养 下一条:口者,心之门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