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教师读书>>阅读思考>>正文

遇见《看见》


更新时间:2015年12月18日   文章作者:傅敏华   来源:茭道镇中心小学   点击:[]

柴静,知道这个名字,很久了。但是,只知道她是一位记者,出了一本书——《看见》。今年,看了她的纪录片,很震撼,感受到她法医探案式的理性深究,追问雾霾之害,阴霾从哪儿来,我们该怎么办?对柴静这个人产生了兴趣,正巧在一次家访中,看到学生的姐姐有这本书,于是借来看。一看,就入了迷。

柴静进央视的时候,一位前辈问她:“如果你来做新闻,你关心什么?”柴静说:“我关心新闻当中的人。”确实,在《看见》这本书中出现了社会各个阶层的人物,地震后灾后重建的一对夫妻,失地农民,吸毒女,虐猫事件中的主人公,同性恋者,两会代表,奥运会上失败的英雄,她的同事,外国的志愿者老师卢安克,用弹钢琴的手杀人的药家鑫,使用家庭暴力的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柴静说,她越是深刻地感受到人性,越是能更好地面对自己的采访对象。对于这句话,我很有共鸣,平时面对孩子们出现的一些心理问题,我一次次想,如果我能更深刻地去理解他们的内心,感受他们丰富的精神世界,也许就能更好地面对自己的教育对象。柴静有一个采访对象,是来自德国的志愿者教师,叫卢安克,在中国一个偏远的乡村里当老师,没有工资。他在这里守着一群留守儿童,靠翻译书和父母的资助活着,每个月一百多块的生活费,翻译了十几本德文精神科学的书,写了几十万字的教育博客。他在教育博客中写道:“我不敢向学校要工资,因为我怕学校向我要考试成绩。”他带着孩子一起画画,做音乐,一起拍电视剧,带着孩子们去山间漫游,去刚下过雨的山涧里捉螃蟹,躺在草地上,一直到落日。柴静在《告别卢安克》的节目结尾说:“教育,是人与人之间,也是自己与自己之间发生的事,它永不停止,就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触碰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只要这样的传递和唤醒不停止,我们就不会告别卢安克。”我想:同为教师,我和卢安克是多么不同,审视自己,我看到了自己的局限,很多时候我眼中的孩子是一群一群的,只见森林不见树木,我与每一个孩子个体的交往又有多少呢?又有多少教育的障碍是自己不曾跨越的?什么时候才能带着孩子一起追慕美好?

柴静对自己专业的捶打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一个问题,一次事件,真真假假,需要记者去探寻,这是一次逻辑的游戏,像剥笋一样层层深入,才能达到内核,探寻真相。这期间,得看多少资料,做不同的采访计划,要采访多少人,与各种不同的人过招,要有多少次的折腾?华南虎照片的真假之争,柴静就采访了提供照片的周文龙、林业局长、中科院的植物学专家、县长,几乎每个人物的采访,她都用了三个小时以上,交叉询问时间、地点、人物、证据、相机、速度、距离……什么是探寻?“要保持对不同论述的警惕,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探寻就是要不断相信、不断怀疑、不断幻灭、不断摧毁、不断重建,为的只是避免成为偏见的附庸。或者说,煽动各种偏见互殴,从而取得平衡。这就是我所理解得。”

书中有一个细节很刺激我,让我很受伤。是冰天雪地中,柴静和同事们工作间隙到在一个小饭馆里吃火锅。柴静走到外面,看着白茫茫的雪花,脚趾头冻得生疼,她对自己说:“我真他妈的喜欢这个工作!”对职业竟然有如此高度的认同,这样的高峰体验,我似乎从未有过。是我只是在工作,却没有投入更多的情感,不够热爱自己的工作?还是我没有在工作中获得自我实现的认同?好羡慕,真希望自己也能够这样说:“我真他妈的喜欢这工作!”

《看见》里面这么多的故事,展开在平实的叙述中,让我看见了一个个未知的世界,看见了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那些活生生的人,看见他们的存在以及他们身上丰富的人性,看见了一位记者的真实生活,以及她的勇敢、专业、精准、韧性、丰富的内心。

上一条:让仪式教育成为传统文化教育的一个窗口 下一条:教育就是习惯的培养

关闭